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乐山市拓维信息科技有限公司-乐山市灯谜协会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398|回复: 0

[外地谜刊] 【识谜十辩】(之二)难易之辩:猜射与欣赏

[复制链接]

1977

主题

6

好友

4万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突出贡献 优秀版主 荣誉管理 论坛元老

发表于 2017-10-8 08:49:56 |显示全部楼层
【识谜十辩】(之二)难易之辩:猜射与欣赏
         作者:顽石斋


灯谜究竟是应该容易点好,还是难点好?这是一个问题。

一种观点认为难点比较好。“谜也者,回互其辞,使昏迷也。”灯谜本质上是个智力游戏,制谜者与猜谜者之间是一种智力博弈的关系。要是太容易,没有“使昏迷”的过程,甚至谜面还没念完就被猜中,猜谜者不免少了些乐趣,制谜者也不免少了点成就感。

另一种观点认为容易点比较好。猜谜自有其套路,一条灯谜,只要合乎谜理、扣合准确、没有谜病,一般而言都不会太难,此所谓“好谜不难猜”。李汝珍在《镜花缘》中说过:“大凡做谜,自应贴切为主;因其贴切,所以易打。”“那难猜的,不是失之浮泛,就是过于晦阚。即如此刻有人脚趾暗动,此唯自己明白,别人何得而知。所以灯谜不显豁、不贴切的,谓之‘脚趾动’最妙”。薛凤昌也说:“文人游戏,何必尔尔,苟以隐晦难人,使射者攒眉寻思,反失兴趣。

似乎都有道理,也似乎都有些问题。所谓“使昏迷”,是指虚虚实实、故布疑阵,不是真的要把人为难到昏迷不醒,也不是“以其昏昏使人昭昭”。而所谓“好谜不难猜”,是指好的灯谜应该贴切合规,却不能反推出“难猜非好谜”;“脚趾动”当然不足取,但也不是所有有难度的灯谜都是“失之浮泛”或“过于晦阚”。

其实,灯谜本来就有猜射和欣赏两种用处。如果把灯谜比作一种生命体,我们甚至可以说它像青蛙一样,在不同的时间周期里,具有两个完全不同的生命形态。杨汝泉在《谜语之研究》中说过两句话:“作谜必求人猜,佳者尤望其发表”,正好是这两种形态的反映。

第一阶段:“作谜必求人猜”。此时灯谜的形态是不完全的,只有谜面和谜目,是用来猜射的。既然要猜射,就会对难度有要求。但猜射与猜射也不同,从形式上说有抢猜、笔猜、网猜、悬猜之分,从对象上说有群众和专业谜人之别。用于抢猜之谜必须相对简单,因为每条谜用于抢猜的时间非常有限,过难会造成流局。笔猜之谜必须有难有易、均衡适度,才能在诸多选手间分出档次、拉开差距。网猜指华清杯、风云杯等网络谜赛,专业谜人组队参加,又有长达几天的时间,因此无需对难度设限,再硬的骨头也有人啃得出来。悬猜则相对复杂,既要有好猜的谜吸引群众,也要有难猜的谜考较智力。回忆起小时候和父母一起到县文化宫猜谜,谜条之下注明奖别,根据难易程度不同分为一二三等奖,有时还会有几条特等奖的谜,往往悬挂几天无人得中,一旦中鹄,全场雷动。当然,这要求制谜者兼有谜力和谜德。所谓谜力,是要能制出既新奇又合理、既难猜又能猜的灯谜;所谓谜德,是不能把一些“脚趾动”的谜或是错谜病谜用作悬谜征射,徒费猜者脑力。

第二阶段:“佳者尤望其发表”。灯谜一旦被猜中,便不再具有猜射功能。特别是在当今的网络时代,灯谜发表于网站、收录于谜库,百度可搜,系统可查,若再用于猜射,无异于道旁果实低垂,任人随意摘取。此时的灯谜,谜面、谜目、谜底俱全,呈现的是完整形态,具备的是欣赏功能。一旦到此阶段,灯谜是难是易便不再重要,重要的是思路是否独到、扣合是否精巧、文采是否雅致、气脉是否通畅、谜味是否浓郁,是在浩如烟海的谜刊、谜网、谜库中寻找“佳者”,欣赏品评。所以说,难也好,易也罢,唯佳为上。有的谜,猜射手法简单至极,人人可以秒杀,却不影响佳谜传世,如余植华的“毁掉森林,后患就在眼前(字)想”、陈洪庆的“来世枝头共化蝶(字)虫”等;有的谜,思路独特而诡异,难到几乎无法猜中,而一旦揭底,却令人惊为神作、叹为观止,如武骝的“区宇以宁(唐诗)此地一为别”、吴波的“薄雨掠尘时点点(张惠妹歌曲)《54321》”等。

当然,这两个阶段也并非能截然分开。从猜射的角度说,有时作者制出灯谜后便直接投稿谜刊或参加征谜,跳过了猜射阶段,在评佳、鉴赏过程中也就忽略了难易因素,而一旦反过来再用于猜射,所谓佳者有可能就未必称佳,出现定目不确、一谜多底等不经猜射不容易被发觉的谜病也不足为奇。还有些比较难的灯谜,用于欣赏是上佳之作,而一旦用错猜射场合,便会让人大跌眼镜。《中国谜语大会》选用高志明的“野草、边关(成语)茅塞顿开”,便是最佳例证。从欣赏的角度说,有些谜作的欣赏过程主要寓于猜射之中,难易把握不好还真有可能影响其赛后的命运。比如网络谜赛中的谜题,如果过难,猜中者寥寥,评佳打分往往不高;如果过于简单,比赛一开始就被人射中,大部分猜者都来不及细品其妙处,也有可能在评佳中被忽略。所以说,对于谜作者来说,辛辛苦苦做了一条感觉不错的谜,一定要慎重选择与其难易程度匹配的场合,以免因功能错位而至遗珠之憾。

最后再说一点开脑洞的题外话。数十年前,我父亲就曾有将灯谜与电脑相结合的梦想。十多年前,我着手开发了“顽石斋灯谜搜索系统”,实现了灯谜检索、谜材查询、字素查询等功能,还基于创作的需要设计了“集底查询”“词组联想”等功能,也算是开了基于网络的灯谜工具之先河。但我深知这还远远不够,在此基础上再开发出自动猜谜、自动制谜的软件,也并非不可能,只是我的编程水平太过业余,只能在脑海中过过思路,要想实现门都没有。但我不能不代表别人不能。君不见,阿尔法狗已经在围棋上战胜了整个人类,微软小冰也已经出了自己的诗集,今天人工智能发展的速度早已开始超乎人们的想象。就算在看似很难的古典文学领域,清华的写诗机器人“九歌”已经能和人类高手比赛诗词而不落下风,微软的科大讯飞的对联机器人也初步具有了与顶尖联手对抗的实力。而与诗词与对联相比,灯谜主要基于汉字字义和字形的变化,无论是拆字还是离合都有规律可循,网络上又已经有了上百万的灯谜数据,只要有人愿意投入金钱和精力进行开发,用基于大数据的深度学习加以训练,应该不难攻破机器猜谜这道门槛,实现简单的机器制谜也并非难事。
在与机器竞争的过程中,我们当然希望人类智力的优势保持得越久越好。所以,真的到了那一天,我想本文开头的问题会出现一个全新的答案:作为人类所制的灯谜,还是难点更好吧。




转自“顽石斋”灯谜公众号。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手机版|Archiver|乐山灯谜网 ( 蜀ICP备09002996号-5

GMT+8, 2019-1-21 20:04 , Processed in 1.098118 second(s), 2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